关于电影《无双》:故事的角色 

2018-10-05 11:14 发布

4k碟影交流 /[观影分享]
650 6 0

看完庄文强导演的《无双》,片长130 分钟,知道「画家」不是周润发,而是郭富城,发现导演以快打慢,直奔结局的时候,我是按捺不住的,心想:「导演,这样也行?」散场时,观众都是静默的,看不出一丝兴奋(或失望)表情,我只记得当我第二次看的时候,当周润发饰演的「新界南警员PC 28818吴志辉」被轻易地制服时,有位女观众大叫:「这么容易就捉到啦,哈哈哈!」

我在短时间内看了两次《无双》。当然是为了后段,导演使出绝招,推翻之前剧情:郭富城才是周润发!其实,这种手法也不是庄文强发明的,心水清的观众立即想到Bryan Singer 导演的《非常嫌疑犯》(The Usual Suspects),Kevin Spacey 被盘问时,一直刻意误导警方「幕后主脑Keyser Söze」是个怎样的人。

1.jpg

以假乱真的艺术

我其实可以接受《无双》这种叙事手法的,只要在「倒灌」剧情,把周润发换成郭富城,仍然说得通的时候。尤其这部电影在解释如何印制假美钞时,当讲到所需的物料、器材及手法都很详细无遗,编剧(也是庄文强)必定做了详细资料搜集,所以,作为一位认真的观众,也要严格看待电影的其他部分的合理性。重看就是想弄清首次看的时候遗下的一大堆疑问,是我没留心看,还是导演的疏忽呢?

《无双》的叙事结构是这样的:片首精于临摹的李问(郭富城饰)在泰国坐牢,他千方百计寄出了一封信。后来香港警方引渡了他回港协助调查,警方迫使李问供出集团首领「画家」(周润发饰)的资料(香港警方似乎对「画家」所知不多);与此同时,「国宝级画家」阮文(张静初饰)带同律师团队来到警察总部,说要保释李问。后来,三方商议后,李问愿意向警方讲述「画家」的资料。

电影自此进入李问「叙述」的情节,他忆述与画家认识、加入伪钞集团到决裂的经过,这段「复述情节」的长度是97 分钟,是电影七成以上篇幅,当中穿插了「复述」以外,警方调查伪钞集团的storyline ﹐包括来自加拿大的警察李永哲(王耀庆饰)伪装买家,欲与画家接触。

2.jpg
叙述的虚妄

《无双》的「扭桥」,难免令剧情混乱。混乱主要因为两条故事线的交汇,一般来说,像《无双》在叙事结构上大翻盘的电影,导演通常会采用较容易处理的「封闭式叙事」,即是警方是个聆听者,李问提及的事情,警方都没有直接参与或不知道事发经过,即是「你讲,我听」,因为一旦涉及聆听一方有份参与的时候,便会有另一个「客观真实」的版本存在,在《无双》里,是一些警方调查中的案件(尖沙咀酒店凶案),立了案,便有案情和证据,如果和李问叙述的版本交叠,而当李问捏造事实时,是很容易出现漏洞,所以,这种处理很考验编剧的功力,能否写到毫无破绽?

这两条故事线一旦接上,到了要「扭桥」时,大量不合理的情节涌现,无法自圆其说,只好假设片中的香港警察很无能,才能成立。还有一个大问题,是我在「李问= 画家」这个转折后想到的——当李问杜撰「假的画家(周润发)」后,叙事结构被折散、推翻,我是否仍然要相信银幕上的「第二段叙事」 ——那些短促的拼贴式画面(画家变成郭富城演的李问,零碎地重演了先前一些主要场面),就是「真实」的剧情?因为导演强调了李问叙述不可信后,观众是否把李问叙述以外的画面,当成的全知真实?

两种叙事方式带来剧情上的灾难,牺牲了用很多篇幅塑造的「画家」角色,留下许多谜团,「扭桥」推翻了李问叙事版本中画家,那些「小心、干净、守行规、三代从事制作伪钞」变得不可信;「极少数不为女人做事的男人」等可以视作李问的想像,「真」的「画家」,是一无所有的穷小子李问想像而编作出来的故事角色。

真的画家,从客观角看,是凶残和做事不顾后果的冲动派,或许这解释了李问版本中的画家(周润发)处事飘忽,例如刚和他在车上劝告李问要珍惜阮文,突然下车参与抢劫变色油墨。其他情节如歼灭将军(高捷饰)及杀死电板师傅鑫叔(廖启智饰)都来得很突然。画家本该是《无双》电影故事中最重要的人物,但在大逆转的扭桥后,变成「无从考究」的角色。

还有,导演用了97 分钟(加上开始时出现「军装警员装束的画家」的掩眼法)搭建的「鸡棚」,竟然无特别的后着,李问动用「阮文样子」的秀清(冯文娟饰)这张皇牌,只是单单为求脱身?编剧要求未免太低。在混乱的叙事下,我已弄不清李问最初入狱的原因,还有尖沙咀酒店内的事情,到底是什么来龙去脉,导演似乎没处理得好,才令我有被愚弄的感觉,而不是赞叹。为了弄清原委,更要重看,因为早知道「原因」,重看的感觉比初看好,发现庄文强是有暗示李问说谎(包括那场爆炸的电脑特技)。阮文的对白不时有弦外之音,整体剧情仍是有很多漏洞。

3.jpg
周润发情意结

那么,《无双》有没有值得欣赏的地方?很多人会回答「单看周润发已足够了」,因为观众想看发哥的戏已经很久了,他已经很久没拍广东话对白的香港电影,除了王晶的《赌城风云》系列,我想大部分影迷情愿发哥没演过「石一坚」。

周润发在《无双》中,表现潇洒,他饰演深藏不露,突然凶残的犯罪份子画家,举手投足,声线语气,严肃中偶尔有一丝跳脱的幽默感,的确是巨星风范。此外,很多人欣赏片中对「做假」的理论,金句是「任何事做到极致便是艺术」,用心做,假货有时比真货好,《无双》正是伪钞配上假故事,颠覆了说故事的常规。

印制伪钞过程亦令观众很爽,爽的还有导演。《无双》处处流露庄文强对周润发× 吴宇森的英雄片情意结。预告片中,周润发以假美钞点烟(电影中没有此镜头),纯粹向《英雄本色》Mark哥致敬;那场莫名其妙的金三角大厮杀,发哥持双枪飞身的雄姿,是《喋血双雄》遇上《喋血街头》;秀清换上阮文的脸,是《夺面双雄》(Face/Off)的变奏。

《无双》后段的两场,令电影增添更多瑕疵。或许导演是为了符合「合拍」规定而改动的,秀清引爆游艇炸弹,和李问/画家同归于尽(应该是死了吧,其实也没说清),是必然的「坏人不可有好报」的内地电检思维模式。

一场游戏一场梦

最后,何蔚蓝找到在山区画画的真正阮文时,得知李问和她只是从前在加拿大居住时的邻居,两人基本上不认识,更遑论有过情侣关系——这设定直接影响李问的性格,如果他和阮文曾是情侣,李问将秀清的脸变成阮文,可说是因为爱情;但如果李问不认识阮文,她只是他的FF 对象,秀清「被变脸」,反映李问是个痴汉——痴情和痴汉真是一线之差。

《无双》是值得「谈论」的电影,甚至引起朋友之间争论剧情至面红耳赤,其实真有点无谓,对「画家」的一切疑问,庄文强用上了编剧行业的终极茅招——除了常用的两招:「痴线」和「发梦」外,最佳的开脱借口是「电影的真实」并不是真实,阁下看的只是一场演员演的戏。前辈常说:听故事不用过于反驳故事。


4.jpg

B Color Smilies

全部评论6

关于电影《无双》:故事的角色 
返回顶部 联系我们